市人大  市政府  市政协  亳州之歌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  今天是: 2017年12月17日 星期日  丁酉(鸡)年 农历十月三十
人民论坛:“以身许之”乃大情怀
发布时间:2017-08-31  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  作者:李树杰

  电影《党的女儿》有一句经典台词令人难忘:“孩子记住,妈妈是党的人”。“是党的人”这句话,映照了主人公玉梅以身许党的情怀。
  战争年代,以身许党、以身许国意味着要为党的事业和国家兴亡舍生取义。解放军档案馆里披露的一组“以身相许”的数字震撼人心:毛泽东一家为革命牺牲6位亲人,徐海东大将家族牺牲70多人,贺龙元帅的贺氏宗亲中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2050人。还有,共和国十大元帅中7位负伤共有16个“弹孔”,10位大将中7位负伤共有37个“弹孔”,兰考县一个区在战争年代一个月内有9位区长为革命牺牲……
  一个“许”字重千钧。真正以身相许,特别是以生命相许,是何等的壮怀激烈。方志敏在狱中所写《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》中披露心声:我们“绝不是厌世主义者,绝不诅咒人生,憎恶人生,而且愿意得脱牢狱,再为党工作……只有一死谢党的时候,我们就都下决心就义。只是很短时间的痛苦,砰的一枪,或啪的一刀,就完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!我们常是这样笑说着。”生命诚可贵,作为共产党人也是血肉之躯、有情有爱之人。以“死”相许之时,也充满了对生命和美好生活的留恋。但在他们眼里,党的事业和永不叛党的誓言更需要用生命去捍卫。
  和平时期,以身许党、以身许国同样感天泣地、重如泰山。1961年,杰出的核物理学家王淦昌面对人生的重大抉择:中央希望回国的他放弃自己的研究方向,参加不熟悉但是国家迫切需要的核武器研究。王淦昌毫无迟疑地说:“我愿以身许国。”而回国之前,王淦昌和他的小组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反西格玛负超子。这个发现,让很多人感到当时的王淦昌想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的问题了。可是,从1961年到1978年,王淦昌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,投身于生活和工作条件极其艰苦的戈壁荒漠,隐姓埋名,为中国核武器事业作出突出贡献。“盖以身许国,但求福利民”,在王淦昌们的心中,党和祖国的利益是放在最高位置的,为此可以抛弃任何名利。
  以身相许,是一种情怀,更是一种决心、一种担当、一种精神、一种持之以恒的行为。没有发自内心地对党和党的事业的绝对忠诚,没有一颗对人民和国家的赤子之心,恐怕难以做到。以身相许,有时也是将自己置于悬崖之边,背水而战,绝地求生,敢为不能为之事。因为一旦以身许之,就会“常思奋不顾身,以殉国家之急”,就会内心笃定、毫无畏惧、激情燃烧。
  每一个在党旗下宣过誓的人,都是誓言为党和人民“以身相许”。但是,有一些党员干部别说“许”,就是让他为党的事业多奉献一点,工作多担当一些,为群众服务多细致耐心一些,都做不到;多干一点工作就叫苦叫累,做出一点成绩就要求组织回报,遇到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,碰到得罪人的事就躲得远远的。还有一些人,以身相许的不是党和国家,而是大款老板,有的老板“叫他一个小时内赶到,绝不敢超过半分钟”。
  “以身许国,何事不可为;以身许国,何事不敢为”。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,有一大批敢于以身相许的人,有“杀出一条血路来”的无畏气概,有“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”的闯劲儿,更有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献身精神,伟大梦想定能成真。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7年08月31日 04 版)

【浏览次数:170 次】 【字体: 】 【关闭窗口】 【打印本页

建议使用:1024×768分辨率,IE7.0以上浏览器
中共亳州市委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:中共亳州市委主办
技术支持:安徽商网